—苏祁—

高三狗长弧,更新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努力
段子请不要使用lof的转载功能,谢谢。
苏祁,有人喊17。随你们喜好,比起什么太太我还是觉得祁哥祁总什么的的更走心,咳。

【黑遍全联盟】你们是谁??

#点❤这❤看❤喻❤黄❤涉❤黄❤
#论为什么我的脑洞如此神奇,ooc!!慎!!!
#文风这种玩意儿不就是用来换的吗
#少看韩剧多好好学习系列

夜雨声烦:我是谁我在哪!

百花缭乱:黄少天你疯了??

君莫笑:啧,黄少天日常搞事

海无量:怕我们无聊吗?黄少辛苦

夜雨声烦:你们是谁…这是哪…

枪淋弹雨:?????黄少?

百花缭乱:……装失忆啊?

飞刀剑:……演的,有点做作

君莫笑:失忆了?不认得我们了??

夜雨声烦:是的没错对

百花缭乱:哪怕刻意少说话还是避免不了废话的习惯啊

君莫笑:知道我是谁吗?

飞刀剑:……叶神,您这配合得给满分

夜雨声烦:不知道

君莫笑:我是你爸爸

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老叶怎么可能这么冷静的跟你演戏

百花缭乱:黄少天,我是你爷爷!

海无量:不才在下,你曾爷爷

迎风布阵:你们瞎说什么,我才是他亲爷爷

王不留行:黄少天,虽然我也想占个便宜,但是,我不承认本王良好的基因会生出你这么个玩意

王不留行:刘小别,你去!

飞刀剑:…………臣遵旨

飞刀剑:黄少……。我我我,我是你祖宗……吧

生灵灭:王队,你这样可不是让他占了黄少一个人的便宜

生灵灭:还有几位前辈和…叶神

王不留行:怕什么,又不是我占的

王不留行:他们有意见找刘小别

飞刀剑:……父王????

王不留行:嗯?

飞刀剑:……能为父王效犬马之劳,儿臣无比荣幸

夜雨声烦:卧槽??!你们这帮人疯了吗?多大了还玩这种把戏!幼不幼稚!还职业选手呢,不怕被人笑话啊!上边那几个啊,过来竞技场走起啊,你天哥不打哭你算我输。

百花缭乱:这个装失忆的是怎么好意思说话的?

君莫笑:哥也不知道【摊手.jpg】

海无量:不过失忆的黄少安静如鸡这一点很不错……

王不留行:加一

生灵灭:加一

沐雨橙风:加一

飞刀剑:加一

花繁似锦:加一

唐三打:加一

夜雨声烦:……卧槽,你们太过分了啊!揭穿我就算了还他妈……。安静如鸡是什么形容啊!那叫安静如企鹅才对吧!

百花缭乱:所以黄少天你到底要搞什么

夜雨声烦:嘿嘿嘿……

海无量:我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

君莫笑:不愧是老魏带出来的,笑声跟他一样猥琐

迎风布阵:……叶修,你摸摸烟盒再说话

君莫笑:嗯?

君莫笑:……棒棒糖?卧槽你什么时候换的。

君莫笑:老魏,工会那边缺个打杂的,哥看你骨骼惊奇是个好料子,去吧

夜雨声烦:我是想,我这一失忆,好像更方便搞…嗯还是用勾搭吧,队长了

王不留行:黄少天你退群吧

涛落沙明:……黄少,队长,他也在群里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本剑圣早把他手机偷出来了!

君莫笑:……家贼难防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挂着和善的微笑,桌面下角的小企鹅图标嘀嘀嘀的震个不停。

少天应该把他网线也薅走。可惜他家副队从来没有那么聪明









手里的材料许久未动,停在微草那一部分。这是他自己专用的,旁人一直不让看。为什么呢,大概是喻队长童心未泯画了颗草代表了王杰希吧。








你问那颗花,烟和老虎?请恕蓝雨无可奉告。
这堆省略号?不,那是水滴!
什么?张副?不好意思,那涉黄了,已被和谐










优优雅雅的把转椅转了个向,手肘放在扶手上双手交叉撑着脑袋。郑轩如同芒刺在背,他瑟缩的转过身小心翼翼的喊了句队长。

祖宗,您有话直说,别看了成吗???
我害怕啊












郑轩。俩人对视半晌之后喻文州才悠悠的开了尊口,你想娶景熙吗?

轰隆一声,恍若一道天雷吓的郑轩像是只发抖的鹌鹑,怎么答,这话怎么答。郑轩心想,要不他就给喻文州跪下吧。




自由成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他听见了远处训练室里徐景熙隐隐约约打喷嚏的声音……于是他更抖了









别怕。喻文州笑的温和,你肯定是想不好意思直说吧?郑轩如小鸡仔一样的点头。






那么,喻文州伸了手出来,把手机借给我吧。








啊?????郑轩惊讶的抬起纤纤素手捂住了樱桃小口。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我们卡掉重来。






郑轩扶起了掉到地上的下巴,脑子第一次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转了起来







如果给,会得罪黄少。不给,得罪队长……










这还用想吗??郑轩双手平举过头把手机呈上。喻文州拿过手机在指间把玩。别担心,我们都是为了爱情。话语诚恳







喻文州挑挑眉拿起了手机,看见锁屏的一霎便笑出声来。景熙知道你偷拍他吗?咦?这个被马赛克掉的…好像是我啊???









郑轩扶着桌子,带着桌上的水杯都抖了起来。他恍惚间看见了他被吊在城墙上的样子。他很怕,非常害怕,他还没成家呢。







好在喻文州没再继续问下去,郑轩就看着队长他低了头,好看的手指慢悠悠的……。不对,这个形容不对,郑轩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嘴巴,怎么能这么说队长呢!










缓慢地敲打着键盘,他看见自己桌面下角的小企鹅跳了起来。像是死神夺命一般的嘀嘀声响着,希望我的名声还能剩下。郑轩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














枪淋弹雨:黄少有什么计划吗?我们可以帮帮你的

夜雨声烦:哟!郑轩今儿这么上道啊!好好好!等本剑圣成功搞定喻文州就给你跟徐景熙放假!












郑轩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的瞥了自己队长一眼,只见喻文州靠在椅子上笑的一脸猥琐。呸,一脸温和









枪淋弹雨:黄少说了可算数?不用问问队长吗?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问什么,我说的当然算数,喻文州那时候大概已经下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想就开心

君莫笑:啧…。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鸾辂音尘:叶神!现在好像黄喻了!

王不留行:虽然很希望喻文州被压,不过他要是那么容易被压,本王跟他居然打了这么多年真是丢人

枪淋弹雨:王队怕是不知道你在大家心目中更容易被压一点?

王不留行:郑轩?你是不是被喻文州带坏了?别学他那个骚包的说话风格











不愧宿敌多年…郑轩叹气,喻文州僵了两秒抬头。



我很骚包吗?



不!队长这是仙气!






郑轩抹了把汗,不管黄喻还是喻黄,他真诚的希望黄少能够像盖世英雄一样,踩着七彩祥云把这个妖孽带走。
娶他也好,取他狗命也好。




太可怕,真的,太可怕了。





灵魂语者:……郑轩什么鬼,学队长做什么,不要骚包好吗?

枪淋弹雨:队长…很骚包吗?

灵魂语者:是啊咱们之前不是一起探讨过吗?







郑轩趴在桌子上,身后的视线吓的他不敢回头。第一次,他想跟徐景熙喊离婚。






适时小企鹅一跳,开头夜雨声烦的消息蹦了出来。郑轩长叹一口气。





感谢黄少,舍己为人,英明伟大!










夜雨声烦:别扯什么喻文州骚不骚包了那不重要。你们说我给他下药有戏吗?

君莫笑:啧啧啧多大仇

百花缭乱:过分了过分了

海无量:哈哈哈哈哈等着看戏










门响了……郑轩听见。
门!响!了!宛如死神夺命即将到来。惊恐,非常惊恐








队长?门外传来的声音清朗。
黄!少!他来了!他来收这个妖孽了!!他来救我这个可怜的百姓了!!






可惜妖孽早有了准备,而光辉的英雄,事后大概也会打死他吧。怕什么,那时候他应该已经跟徐景熙在灰机上了。








灰啊灰~灰啊灰~灰灰灰~


郑轩坐直了身子,强行忍下了咧到耳朵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推门进来,看见郑轩明显愣了两秒。而他的右手端着一杯无色无味的!绿!色!液体!






看!那是亚当的苹果!是邪恶的根源!
看!这个绿色!多么像微草巫师的原谅绿大帽子!
看!这是我们黄少!是人类的英雄!


【编剧:哎不是无色无味吗??黄少天端错了吧?这好像是王杰希的豆汁儿啊?】







郑轩在嘈杂声中捂住眼睛出了门。他摸出手机。








枪淋弹雨:黄少的无色无味的绿色巫师牌药水,被灌给自己了

枪淋弹雨:至于过程,自行想象

涛落沙明:隔壁很吵。

鸾辂音尘:目测是喻黄

沐雨橙风:……肯定是喻黄

君莫笑: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王不留行: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生灵灭: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飞刀剑: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流云: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百花缭乱: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枪林弹雨: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繁花似锦: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海无量:喻黄喻黄,必须涉黄

石不转:想我们韩张,不对,张韩,从来不涉黄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值得骄傲????

大漠孤烟:……:)

生灵灭:韩队,太惨了

百花缭乱:太惨了太惨了

枪淋弹雨:太惨了

枪淋弹雨:徐景熙你个缺德玩意儿给我出来!离婚!

灵魂语者:郑轩你脑子进水了吗?

灵魂语者:离离离,离就离

灵魂语者:财产怎么分?!

枪淋弹雨:喻黄归你蓝雨归你都归你,我净身出户

灵魂语者:……卧槽?我不想要啊?

枪淋弹雨:你也不想要啊,那交给宋晓了。咱俩私奔吧

灵魂语者:行啊

涛落沙明:????













﹉﹉﹉﹉﹉﹉﹉﹉﹉﹉
……我一开始还有思路来着,后来越写越不知道再写啥了,至于文风,经常能在各位大大那里取取经。要勇于改变嘛。

段子请勿使用lof的转载功能,感谢!

评论(27)

热度(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