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祁—

高三狗长弧,更新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努力
段子请不要使用lof的转载功能,谢谢。
苏祁,有人喊17。随你们喜好,比起什么太太我还是觉得祁哥祁总什么的的更走心,咳。

【韩张】终将响起

#应要求来码个韩张,憋了两天怕还是ooc……。慎
#有梗源腾讯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韩文清从没想过,或者说,从来没考虑过那一天。有时候啊,他会力不从心。他知道自己年复一年,年纪大了。可偏偏又不服老,执拗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付出比原先更多的努力。让拳皇沉稳的站于原地,令万般困难皆动摇不得他。宋奇英还小,担子又太重。他尽其所能撑起霸图,至于退役儿二字太过沉重,他不愿意想。



    世事向来猝不及防,就像韩文清没想过张新杰会先于他离开。



    离开的那一天,平常的像什么都没发生。他悄然拉起行李箱出了门。只有韩文清一人去送了他。韩文清沉默的走在张新杰身边,微低垂着头神色看不分明。张新杰也敛着眉眼一言不发。



    离别的气氛太过压抑,还是韩文清先开了口打破沉默。“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知道的,那帮孩子很想来送你的。”



    “没必要叫他们再难过一次。”张新杰一顿,忽而话锋一转。“队长呢?今后有什么打算?”“还能有什么打算。”韩文清扯了扯唇角还是没能扯出个笑来,“打到打不动的那一天吧。”张新杰闷声应了,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站台站稳,张新杰扶着立在身边的行李箱,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他深吸口气长长吐出,“队长。”“嗯?”韩文清下意识抬头看去,却见张新杰未曾看向他,眼神只盯着前方。孤寂而悠远。



    “队长。”他轻声开口,语调毫无起伏,似是在诉说着与自己毫无干系之事。“我父母在催我结婚了,甚至连人选都有了。”



    风忽的停了,连鸟鸣都轻不可闻。甚至一瞬间让韩文清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死在这静寂里。他低了头,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紧握成拳,掐的掌心生疼。他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可那一句“好好生活,祝你幸福”就是死都说不出口。



    世人皆知,大漠孤烟是石不转身前坚不可摧的屏障,石不转是大漠孤烟身后不可动摇的依靠。有大漠孤烟在就没人伤的了石不转,而有石不转在大漠孤烟就不会倒。世人皆知,世人皆知。



    没了他和张新杰,大漠孤烟和石不转也不会离开,而在战场上生生世世的纠缠下去。而他和张新杰呢?就在他这一句“祝你幸福”落下之后彻底成为两个世界?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突然有点羡慕大漠孤烟,鬼使神差的第一次话快于脑子出口。



    “你喜欢她吗?”



    张新杰一愣,唇角缓慢而不可抑的勾起明显的弧度。不同于以前官方的微笑。笑意渗进眼底,满眼都是温和的笑意,像容纳着满天的星子,又像盛着要溢出来的一汪春水。他松了站的笔直的身子,像一只放下了戒备的猫,整个人都轻松慵懒下来。



    “研究证明,喜欢一个人心跳会加速的。”



     他眯了眯眼睛,推起快要滑掉的眼镜,动了动步子向韩文清靠近几步,“队长听听?”他瞧着他,眼睛里像有着深不可测的漩涡,让人万劫不复。是的,万劫不复。



    韩文清下意识屏了呼吸,“砰砰砰——”是张新杰的心跳声同他自己的夹杂在一起,凌乱而又急促。



    直到被火车进站的轰隆声掩盖,耳朵捕捉不到了。韩文清抬手摁上胸膛,它还在急促跳动,如此不知疲倦。他一脸的难以置信,张新杰笑,也不打扰。



    直到列车员开始催促火车出发方才提了箱子,俯身在韩文清耳畔,唇间微动片刻,才拉着箱子急步走去,在火车门关上的一刹那赶了进去。这般仓促的姿态,怕是没人会相信这是从前向来从容自若的霸图副队吧。



    而霸图队长不知在原地站了多久才消化了这众多消息。之前怎么扯也扯不出来的笑现在却难以抑制的绽开在他脸上。他想起张新杰临走前的话。



    “我会回来的,等我回来。”



    “好。我等你回来。”


﹉﹉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然后张新杰回来以后看着满桌子的钱包陷入沉思。婚后是不是不用上班了????



﹉﹉﹉﹉﹉﹉﹉﹉﹉
韩张的第一篇,把握应该是没有伞修喻黄好…。
黑遍很快应该也有一篇,不要急不要急

段子请不要使用lof的转载功能,谢谢!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