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祁—

高三狗长弧,更新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努力
段子请不要使用lof的转载功能,谢谢。
苏祁,有人喊17。随你们喜好,比起什么太太我还是觉得祁哥祁总什么的的更走心,咳。

【喻黄】九幸今生婚缘佳

喻文州x黄少天
cp小甜饼十幸系列(甜度预警)
梗源腾讯
正好赶上情人节。

午间的阳光很是有些刺眼,喻文州微眯了眼睛扫了一眼钟表将手中文件放下站起身来,“大家去吃饭吧,少天你跟我来。”

他面色如常的转身,不徐不疾的走向门口,似是完全没有察觉身后其他队员的一脸怨念和窃窃私语,

“啧啧啧队长简直虐狗。”
“大情人节的人家都来训练了,中午还能不让人家虐虐狗怎么的。”
“心好痛……”
“黄少快去啊一会儿队长都跑没影儿了。”
“哎呦黄少脸红了嘿!”
“你们干什么你们,这儿还有未成年呢。”
……

黄少天在一众唯恐世界不乱的目光里涨红了脸,他大步离开转身有些恼羞成怒的把门狠狠摔上,把那些视线和低笑声隔绝在了屋内。

他抬头想找找喻文州踪迹,却看见要找的那人就静静的抱臂靠在门边视线只盯在他身上。

喻文州伸手理理他有些杂乱的头发,带着点凉意的手指自他脸颊划下,轻笑道,“脸怎么这么红,走吧去吃饭。”

他伸手握住黄少天垂在身侧的手,黄少天脑子里“轰”的一声,整个人似乎都要烧起来了。他仿佛突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身前那个修长的身影。

喻文州几乎是拉着黄少天往前走,他没有回头然而唇边忍不住的笑意却出卖了他,想必他家副队是吓坏了,他还是让他稍稍冷静一下好了。

吃饭的时候真是不提也罢,那个在赛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剑圣啊头颅越来越低越来越低,看得喻文州哭笑不得。

他只能放下餐具伸出手去把黄少天的头抬起来,轻叹一声擦掉他脸颊上的汤汁,“少天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很不想看到我一样。”

黄少天闻言一愣,急忙摇头解释,“不不不没有没有的,我怎么会不想看到队长呢……”

喻文州轻笑,忽而风马牛不相及的开口,“少天…情人节快乐。”黄少天一愣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喻文州便已优雅起身,“我去催下甜点。”

黄少天真的要冒蒸汽了,他捂着脸心中如波涛翻滚。啊啊啊啊队长跟他说情人节快乐啊!啊啊啊啊队长这是什么意思啊!甜点哪里用催啊队长不会把礼物放甜点里这种惊喜吧啊啊啊啊虽然说有些老套但是他不介意啊!什么戒指什么的……

……!!!

他在想什么啊!什么戒指啊啊啊啊!黄少天内心里鞭策了自己一番,平静了下情绪等着喻文州回来。

心里的想法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戒指什么的……藏在蛋糕里的话啊啊啊啊!那他可得慢点吃,万一吃掉了……啊啊啊啊啊队长……

他一边胡乱想着一边朝喻文州离开的方向望去,喻文州正朝他走来手中端着两份蛋糕。

看惯了身着蓝雨队服的队长,忽然换上的西装……西装笔挺更衬得他身姿纤长,温润如玉。

黄少天的眼睛里,早就容不下别的了。

他拿起勺子,小口小口的挖着蛋糕,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嗯,把什么重要的东西吃掉了。

喻文州有些好笑的看着认真谨慎的黄少天不由的唇角一勾,“少天可以放心吃,那里面没有戒指什么的。”

“啊?没有啊……”黄少天先是涌上心头一股失望,而后反应过来的他脸上突然涨红,“什么啊…队长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喻文州忽的笑了,轻轻浅浅的笑声让黄少天的脸更红了。他站起身来,背在身后的手摊在黄少天目光所及之处,精致的小盒子……

戒指…?!

他毫无征兆的单膝一弯,打开盒子仰头看着黄少天,“蛋糕里没有戒指,但是这里有。”

他指尖拈起盒中戒指向黄少天伸出手去,语调温和中带着坚定,“嫁给我吧。”

黄少天颤着手伸向他,此刻天上地下,他的眼里,就只有他。

未完待续

#十幸系列采取切镜头,涉及伞修喻黄。
十幸系列快要写完了,这是我所觉得最甜的一篇。
能赶上情人节真是太好了,我就不用另发情人节甜饼了。
顺便也祝在一起的天长地久,还单着的也不要着急,你的另一半也在赶来的路上可能只是晚了一点而已。
过几天可以开新坑了,请多多关照…!

评论(7)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