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祁—

君问渔人意,沧浪自有歌。

苏祁,17也ok。比起太太还是其他各种称呼好听一点。

按心情不时消失匿迹文笔不定选手。我流ooc慎入

杂食博爱党,主要是伞修伞和喻黄,新近爱上了郑徐

lof不常在,有事tx3270341605。有空一起玩!

重名太多,请认准小绿v

【叶喻】界线

#其实是圣诞的构思设定但是我写了两周
#请不要吐槽这个恶俗的设定,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个最适合。
#没有任何西幻的感觉,妥妥的乡村爱情风(??bu)

    恶魔里出了个祸害,那人大名叶修,小名作死小能手,现任拉仇恨小队总队长。

    就可惜恶魔这儿不用陶片放逐法,不然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两岁小孩,都能拍着胸脯保证被票出去的绝对是这家伙。

要说这人真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那还真没有,只不过吧…不管这个种族有多喜欢不干好事儿,那也是对外人的。叶修偏就不走寻常路,他偏对折腾自己同类这事儿乐此不疲。那嘴里长的怕也不是舌头,长了个三戟叉吧,见谁都得意思意思上去戳戳。

说起来这小孩儿也是倒霉,遇见谁不好偏遇见他,没两句就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小脸憋的通红,恼羞成怒般的低了头拿那对小魔角朝着叶修撞来,叶修约莫是经历多了,熟练的一侧身那对角便嵌进了身后石头里,小孩儿扑腾着四肢仍解脱不得,叶修却尚有闲心的拍拍那小孩脑袋,“呦?这么喜欢这石头啊,那我就不分开你俩了。”身后已有小孩吵吵嚷嚷的去报信了,叶修看在眼里,放了心朝家走去。

当然没过多久,快到叶修还没走到家。回头就见一大婶提着根棒槌气势汹汹而来,那小孩一脸悲愤的扯着她衣角。叶修忙是赔了笑摆手,“大婶,咱不是团结友好的种族吗?您可不能互相残杀啊。”大婶也是站定,乐呵呵的拿了棒槌敲着掌心,“是啊,我们当然是了。”叶修松了口气,“您可真是位……”下一秒棒槌却呼啸着敲在他头顶,“我让你欺负我儿子。我让你把他镶石头里,老娘差点没扣下来。”

叶修揉着脑袋一边感慨着世风日下一边被家门口的不明物体吓了一跳,这玩意儿……是个人吧?他捻着下巴拈起白色袍角,这种干净到耀眼的颜色是不被恶魔喜爱的,再加上那双生着洁白羽毛的双翼。这家伙,是个天使吧。他撇撇嘴扫了眼自己展开的肉翼。啧,天使掉到恶魔的地盘上,可真是他这一年听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了。

也不知是因为好奇还是突发奇想,恶魔好心的把天使捡回了家。

“喂,我叫叶修,你呢?”      “喻文州。”

“你…是天使?”       “是。”

“你看我救了你,你要不要以身相许啊?”      “好啊。”

“为什么啊。哥这么好看你居然拒……”

“等等你说什么???”

受尽关注的祸害家养了只天使!一时之间叶修家门口无比的热闹了起来,有时被叶修当场抓住,在其阴沉的目光里心虚轻咳两声。,摆摆手说自己只是路过,有时候把叶修惹急了,那家伙就站起来挡在喻文州面前嚷嚷着我捡的就是我的你们不许看,喻文州就站在他身后眯了眼笑,也不搭话。

不要以貌取人,短短的时间里,恶魔们彻底明白了这个道理。

那个看起来温润好看的家伙,绝对比他们的祸害还是个祸害。叶修说喻文州你其实就是个披了天使皮囊的恶魔吧。两人一道,真真是闹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过处寸草不生。该毒舌还毒舌,该腹黑还腹黑,该欺负小孩还欺负。只不过小孩犹犹豫豫看了眼含笑的天使,咬咬牙还是朝着笑的一脸不怀好意的叶修撞了过去。至于孩子的母亲,眼里的气愤在看见安静站定温温和和的喻文州的时候也就如同悄然化去的春雪,一无所踪了。不过下一刻棒槌还是毫无犹豫的落在叶修脑袋上,直敲得他眼冒金星。

叶修抽抽嘴角,说长得好看了不起啊,种族歧视不好啊!喻文州就轻声的笑,说确实了不起,没办法这大概就是种族优势吧。

总而言之,他们的祸害身边多了个天使。倒霉的是,那家伙也是个祸害,长得还好看下不去手。

再说俩人慢慢悠悠的往家走,迎面撞见了族中的老祭司,他拄着神杖,略显浑浊的眼睛扫过两人。老祭司喊住叶修,咳嗽两声面上一副复杂神情。喻文州体贴的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老祭司轻叹一声,“叶修,恶魔和天使,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们是善我们是恶,光明和黑暗,从来是混淆不得的啊。”老祭司万般无奈的叹气,拍拍叶修肩膀,颤颤巍巍的走了。

叶修愣在原地,喻文州不解,“怎么了?”他一个激灵,“没事,走吧。”

他不信老祭司的话,可那些字字句句又像魔咒一样在他脑子里盘旋。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没什么不好。然而天性的不同,信仰立场的不同,这两个甚至可以说相互冲突的种族,在长久的日子里,不合的一切渐渐表现出来。

老祭司大概说的是对的吧。这两个种族,本就不应该有交界的吧。没有撕心裂肺的吵闹,结局对两人来说,近乎是水到渠成,连波澜都小的可怜。

“我想回去看看了。”喻文州敛了眼开口。叶修心知肚明,却依旧是弯了唇角应了句好。那晚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东方发白才草草合了眼眯了片刻,再醒来屋里已是没了那人的影子。

他开了门却发现喻文州早倚在门前那棵树上了,他悠悠然弯了唇角,像是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一般,还有心思来胡思乱想。这人啊,真不愧了他天使的身份,真他妈该死的好看。

分明是最简单的一身白,在阳光的照耀下却泛着灼眼的明亮。光芒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在他身周缓缓流转。纵神明降世,自也不过如此。而那块被阳光笼罩的区域啊,清晰的连空气的波动都映进眼底。像极了一块波动着的,不属于此地的世界。

谁说不是这样呢。光明和阴影间划出泾渭分明的界线。这样的界线从来不曾模糊,就如同天使和恶魔一样。

叶修终还是抬了步踏进了那块阳光,“回去吧,回到真正属于你的地方吧。”他说,“我的…啧,不对,神的天使啊,你可真像神送来的礼物呢。只可惜,恶魔可不信神呐。”

他抿着唇弯了唇角,扯了个大概是他此生最大的笑来,扯到直至唇角无法再向外一毫,“真是刻骨铭心的经历啊——”叶修上前几步伸手虚虚抱了他,侧头在他脸旁轻缓开口,“文州啊——”

“到此为止吧。”

“……好。”

沉默。安静的几乎能听见阳光穿过空气的声音。他身后的双翼忽的展开,翼尖几乎擦过叶修的脸,柔软的触感却带来了一丝痒意。双翼扇动几下,带起的尘土迷了叶修的眼。那身影霎时便到了半空中了。叶修自然清楚只需一震翼他就能赶上把人抓回来。可是,他没有。一根白色羽毛孤零零的飘落,叶修伸手接住,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祸害依旧是那个祸害,常气的人咬着牙想将他摁在地上揍一顿。可这家伙又哪里不一样了。他常用了大半个下午躺在族群里阳光最好的那棵树上,嘴里叼根草棍,迷迷糊糊打瞌睡,一躺就是大半天。有时也有人瞧见他,往那边走上两步停在阴影最后笼罩的区域。有些厌烦的瞥一眼脚尖前的阳光。摇着手打招呼,“嘿!叶修,你家小天使呢?”

他朦朦胧胧睁了眼吐掉口中草棍,“回去了呗,咱们这小破地,又暗又湿的,可不适合天使啊。”那人嗤笑一声耸耸肩,“这样也好,跟天使混在一起做什么。你跟我们才是一类啊,一起喝酒去吗?”“改日吧,困得很。”叶修摆摆手,“睡那么多做什么。”那人嘟嘟囔囔一句转身离去,此地,便又只剩下他一人。

他眯起眼睛瞧那明亮的灼眼的太阳,顺手摘了片树叶咬在嘴里,张开五指置于面前,任那阳光透过指缝打在脸上,汁液的涩味在口中蔓延开来。“我可和你们不一样啊,”他想,“我可是听过神低语的人啊。”

他将双臂枕于脑后,任困意悄悄压上眉头。他抬眼看了看树叶间细碎的阳光,又合上了眼,堕入无边的黑暗里,飘飘荡荡回到了初识的那一幕,梦里只有白色的光点割碎了一切。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直到我看到了阳光。









﹉﹉﹉﹉﹉下面废话可以跳过﹉﹉﹉﹉﹉﹉

首先感谢然然! @聂然 想了很多结尾最好还是用了他想的这个,感谢这家伙的诚挚帮助,虽然过程中很多嘲笑,但是还是给他打call给他爆灯,要不是懒文笔绝对是个大佬的家伙,我等着有一天能沾你光。

然后就是这篇文。是还账喔——难得的行云流水,然然说看不出你想写个刀子。我说那可太好了,以喜剧的言语去写悲剧是我的追求了,被当做趣事的悲剧才是真正的刀子啊。

ooc非常严重了,就像只是套用了这两人名字一样。但是这个故事我非常喜欢了。写了足足两周,在学校以各种空闲去写。被那家伙催了才忙在17年的尾巴里把手稿打出来,打到手抖……

段子请不要使用lof的转载功能。非常感谢。
哦然然跟小债主随意。反正他也不会转——。

评论(7)

热度(91)